九叔 Ninth Uncle

English中國大陸 China / / 2014 / 85 min
導演:吳建新 WU Jian-xin



 

以夜市管理員九叔為代表,這部影片展現了市井人物的生存狀態,以及個體命運在時代變遷中的波折流轉。

九叔,綽號“夜市市長”,以臨時工的身份掌管中山路夜市三十年。夜市魚龍混雜,九叔用江湖手段管理夜市,粗礪卻有效。在他的傾力打理下,夜市由原來的幾個流動小吃攤發展到三百多個美食攤位。南寧中山路由此成為遠近聞名的美食街。夜市繁榮,個體戶擁戴,加上城區領導倚重,所以九叔在夜市地位穩固。雖然年近七十,九叔仍繼續以夜市為家。每當夜幕降臨,九叔照例身穿制服、腰佩警棍,帶領手下坐鎮巡視,風雨無阻。臨近午夜,九叔叫上夜市的老兄弟喝酒打牌,然後趁著酒勁招搖過市。九叔在夜市志得意滿,家庭生活卻不順心。他早年身世坎坷,中年經歷多次離婚,晚年又與兒女不和。所幸的是,現任老婆小楊性格溫和忍讓,對九叔的生活悉心照料。適逢中秋節,九叔帶小楊回新家祭祖。一家人吃飯時,九叔勸兒子踏實一點,早點結婚。結果兒子不予理會,父子不歡而散。

 

百年老街中山路,白天街面殘破,晚上卻是黃金地。在人聲喧雜中,各色市井人物不論出身各施所能,各謀各的生路。夜市個體戶六叔,與九叔同為中山路老街坊,幾十年的酒肉兄弟。老哥倆意氣相投,幾乎天天碰頭打牌喝酒。六叔從小混跡江湖,年輕時打牌出老千,曾因賭博被勞教三年。經營服裝生意失利後,六叔回到中山路做餐飲,至今已超過二十年。個體戶雞姐的老牌雞粥店,越晚生意越好。幾年前雞姐賭博輸了二百八十萬。花了一年多時間清還債務後,雞姐重整門面,準備東山再起。

 

春節來臨,中山路又有幾棟沿街的騎樓被拆除。讓九叔為之一振的是,與中山路毗鄰的共和路變成了夜市,並歸九叔管理。九叔開始招收新的管理員,帶領手下封路整頓秩序,在新的轄區樹立威信。同時,夜市個體戶們也迎來一年中最忙碌的節日⋯⋯

 



 

導演簡介
吳建新,1969 年出生於廣西南寧,現居上海。法學碩士畢業後,從事過多種職業,做過平面設計、室內設計,和自由攝影師;也曾供職媒體,擔任攝影記者、編輯;現為大學教師,紀錄片製作者。2009 年,開始拍攝和製作第一部紀錄片《復興公園》,片長五十二分鐘, 2012 年獲提名鳳凰視頻紀錄片大獎(人文關懷獎)。2013 年,《高樓背後》繼《九叔》再度入選CNEX年度主題征案,並獲得第四屆CNEX華人紀錄片提案大會(CCDF)最佳提案,同年入選IDFA阿姆斯特丹紀錄片提案大會。

 

 

導演的話
廣西南寧是我的家鄉,中山路也是南寧人熟知的地方。我一直在外讀書工作,每次回南寧,都會到中山路吃碗老友面,但很少逛夜市,也沒預想到夜市會發展成現在的規模,當然也不知道夜市管理員九叔的存在。兩年前,聽說中山路即將被拆除,帶著莫名的鄉愁回到中山路進行拍攝採訪,試圖厘清百年中山路、三十年夜市的歷史,探究南寧人對中山路的情感,以及尋找南方傳統美食的根源。透過旁人介紹,有機會採訪了夜市管理員九叔。採訪結束後,就有了一個很明確的決定:做一個人物故事片,這個人物就是九叔。

九叔是南方城市裡的市井之徒典型,個性分明,言語粗鄙鮮活。我想,在任何一個街市,你都能找到類似九叔這樣的人物:從小混跡街頭,完全遵循市井的生存法則,喜歡稱兄道弟,愛錢更愛面子,在當地說話很有份量,甚至黑白兩道通吃。在自己經營了三十年的領地上,九叔很真實,說話做事很少掩飾,哪怕一個外來者拿著攝像機緊隨其後。他是一位脾氣暴躁的管理員,一個深諳人情世故而情感不外露的老江湖,同時又是一個提前給自己和老婆買好公墓的糟老頭,一位溺愛兒子的父親。

九叔管理下的夜市,還有點民間自治的味道。九叔不是國家公務人員,他以臨時工的身份管理夜市三十年。只要不發生火災、沒有人鬧事、衛生檢查達標、按時向城區上交攤位費,領導基本不會過問夜市。九叔把夜市當成自己的領地,傾力維護夜市的發展。夜市的大小事宜,基本上由九叔一人說了算,個體戶只要守規矩,九叔都會客客氣氣。九叔是政府指令與夜市生態的轉接環,生硬的行政指令通過九叔的轉達,變得有人情和彈性,但執行的力度絲毫不損。這應該是夜市得以發展繁榮的一個關鍵因素。

影片將向觀眾展現,九叔如何管理夜市?他的權力和地位從何而來?夜市裡滋生著怎樣的市井生態、複雜人性和隱秘的社會結構?在拍攝過程中,我還有一種很深的體會:我們每個人與周邊的環境都是共生的關係,就像九叔與夜市。人生就像野草,最初四處飄零,落進一片土壤便開始生根,來不及轉身,一輩子就過去了。

 

> 編輯(管理者使用)